2009年2月22日星期日

The First Law of Petropolitics

这次的英文标题,是我从Thomas Friedman的书《The World is Flat》与《Hot,Flat and Crowded》中看到的。
The First Law of Petropolitics指,对于一个收入大多数来自汽油的一个国家,当汽油价钱越高,那个国家的自由度就最低。
因为当油价高时,国家统治者只需靠汽油收入,不需发展人民的教育与竞争力。
而且也变得不可一世。
所以,中东国家的自由度到现在还是很低,而且经济不繁荣。
所以,当油价高时,伊朗竟然说出纳粹大屠杀只是虚构这种话。
当我看到这些话时,我不自觉地想到马来西亚。
拥有汽油油井,对我们真的好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国没有油井,政府必须只靠经济活动来获得收入,我们还会被说成是寄居者吗?
他们还敢不敢高举马来剑,说那些令人恨得咬牙切齿的话吗?
他们还敢规定那些不公平的条规来限制我们的发展吗?
我们还会因为肤色而获得不公平对待吗?
我很怀疑。
不过那也只是如果的事罢了。

2009年2月20日星期五

我们都是没头没脑

政治人物常常做些没头没脑的事,但没办法,因为大多数人都没头没脑

政治人物常常做些没头没脑的事,但没办法,因为大多数人都没头没脑。

他们是做给我们看的。

我这样说会得罪太多人,但先听完我说一件事吧。


318大选后,雪州的政权落在民联的手上。

民联作了一些改革,但对于大多数没什么看报纸的我们,明显的只有一个:好多人都不用付水费啦。

每个月寄来的账单,都是RM0.00

你认为,这样好吗?

好啊,有什么不好?不用付水费,少了一个负担。

你是否有想过,水务局也需要金钱来支撑啊,突然少了这么多收入,水务局还要怎么继续照常运作呢?

答案很简单,有人帮我们买单了。

谁买单?伟大的政治人物自己掏腰包吗?

是的话你来找我,我请你去吃海鲜。

想来,是用政府的预算来买单的。




想想之前的系统:你用得比较多,就要给比较多钱。

现在呢?不管你用多用少,只要不太超过,都是大家给的。

大家觉得这样比较公平吗?

那些预算,本来可以用来建你家孩子校前的天桥,现在呢?


再想想之前的系统,由于每滴水都须付钱,因此大家会比较省水。

现在呢?只要不太超过,浪费水根本没关系。

反正用多用少都一样,大家一起来浪费水吧。

或许浪费水对本地的大多数人来说,不痛不痒。在赤带地区,雨水常年不缺。

但你知不知道,在一些非洲国家,人们要走五小时的路程提两桶水吗?

就算知道,我们感受不到,就好像暴发户不懂得人间疾苦,奢侈上天给的恩赐。


那么,如果给你投票,你投旧系统还是新系统一票?

我想,还是有大多数人投新系统一票的。

毕竟,每个月要缴的水费是看得见的。

所以,新上任的民联政府就用这样讨大家的欢心。


现在,你看见了吗?

我们常常觉得政治人物没头没脑,却从没检讨自己。

对政治人物贪污恨得咬牙切齿,却在自己犯法遇见警察时,希望对方“想喝茶。”

这,不只是政治人物的问题,是大家的问题。



相爱却不能在一起的两人,是错的时间遇见对的人,还是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

2009年2月19日星期四

女议员被偷拍,应不应该辞职?

最近马来西亚发生了一件大事。
什么大事?黄小姐之事也。
黄小姐做了什么事?正常事。
正常事为何变大事?因为做正常事时被偷拍。
谁偷拍?不得而知。怀疑是黄小姐前男友。
现在黄小姐辞职了。为何辞职?
黄小姐是个受害者,对得起天地良心,为何辞职?
所有稍微有思想的人都说她不该辞职,为何黄小姐还是坚持辞职呢?
如果以对错来说,黄小姐是不该辞职的。
但以一个想要继续在政治圈里混下去的人来说,黄小姐是该辞职的。
可是如果她不辞职,黄小姐给人的印象就不好了。
现在辞职了,至少,黄小姐是个愿意负责任的好人。
是个负责任的受害人。
下次,黄小姐就是人人敬佩的候选人了。
就好像C先生一样。
人们是很健忘的。
辞职了,就算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都算了。
(虽然黄小姐没做伤天害理的事。)
如果你是黄小姐,你辞职吗?
想当然耳,辞职!
那么为何还有那么多政治人物叫黄小姐不辞职呢?
说给人们听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