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6日星期二

勇气

面对课业以及辩论的压力,我竟然有退缩的感觉。
同学之间的矛盾加剧了,辩论组大家庭的感觉淡去了。
当这一切冲突着我的心时,我好想放弃。
在facebook写了点气话,当看到凯晗的话时,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
怎么他说的话很像我之前一直有的想法,可是现在的我,怎么没有了这种感觉?

我想我需要找回我的自信(自大?),那个可以一次过做很多事而且要样样好过人的我。
那个认为自己一定是个不平凡的人的我,那个在面对大考的时候还可以用一种很串的语气取笑压力的我。

“郭伟祥,你会很厉害的。”镜子里的我。
“嗯,等着瞧吧,到时别吓到了。”

是的,我会变强。
可恶的负面情绪,nah!


2010年1月16日星期六

忘了是怎样对白
告诉我天使的存在
把封闭的心打开
注入失去了的色彩

曾经的美好 不再
天使已不会回来
无法承受的 无奈
站着 傻傻的等待

等待 有一天 心碎
也就不需要
再等待了

2010年1月15日星期五

心痛

呼吸困难,胸口疼痛。
我假装没事,但这种感觉却让我说不出话来。
如果说一切早已过去,那这心痛的感觉到底代表着什么?

输了,在半决赛输了。
可是有种莫名的开心。
发现自己好像不再以追求胜利来打辩论了。
我喜欢辩论。
很喜欢。

2010年1月6日星期三

过去。现在。未来

耽搁了回忆好一阵子了。

喜欢回忆,因为我相信,回忆就是再次体验过去。
今天的我,所谓的我,不过是记忆的组成。

小时候看到投胎的故事,要投胎的人必须喝孟婆汤,忘了所有的东西,才可以投胎。
大了再次看到孟婆汤的故事,觉得好有意思。
没有了回忆,没有了记忆,我,还是我吗?
就算肉体上是,可是心灵上,我想没有了记忆的我一定是另一个我。

我很珍惜属于我的记忆。
不管是苦、是甜、是开心、还是痛彻心扉,我都舍不得忘记。
因为那是我心灵的归属。
所以我需要常常回忆,要留着我的记忆。
留着记忆,也就留着我生命里的人在我心中。

小时候的记忆,能够留着婆婆、公公、爸爸、妈妈、哥哥、妹妹在我的身边。
虽然不能够常常在他们的身边,幸好,我有回忆。

中学的记忆,能够留着朋友在我的身边。
虽然有很多同学已经失去了联络,但是属于我们的青春,历历在目。
人家说“朋友是会陪你走一辈子的”,我是相信的,因为他们用记忆的方式陪伴着我们。

现在的我,正在写着属于大学的记忆。
我写得很开心。
虽然有时候读书会读到发狂,虽然有时候筹备辩论会觉得辛苦,
虽然有时候会觉得人格快分裂,虽然有时候会觉得快崩溃了,
但是,我很开心。
很开心,因为知道这一定是我这辈子最美丽的回忆。
这段记忆,会陪我走一辈子。

很想对我身边的你们说,我很珍重你们。

2010年1月4日星期一

自我

前晚看了一个录影带,失了眠。
昨晚打了一场辩论,又再次睡不着。
我在想,怎么我好像没有了自己?
怎么我不管怎么呈现,都有种黄执中的调调?
之前模仿他得过火了吗?

想起有个故事,有个人看到别国的人走路的姿态很好看,就去学那国的人走路。
但是不管他怎么学都学不好,最后想要像以前那么走路,却也不会了。
我想我陷入了这样的窘境。
学不到黄执中的感染力,只学到了他的表面。
而且最严重的是迷失了自己。

在辩论场上说话的人,是我吗?
我在用自己的心跟大家说话吗?
我很迷惑。

之前为了让自己说话时感觉比较有信心,就想学学一下那种说话方式。
一开始还真的蛮有效的,站在辩论场上说话有信心了。
然后就越来越依赖这种方式,到最后,我忘了自己。

感觉自己像是披着虎皮的羊,利用一层外衣来虚张声势。
或许到最后我可以全身都被虎皮包着,但我叫的声音,还是羊。
而且,作为羊却不能以羊的样子示人,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