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4日星期一

自我

前晚看了一个录影带,失了眠。
昨晚打了一场辩论,又再次睡不着。
我在想,怎么我好像没有了自己?
怎么我不管怎么呈现,都有种黄执中的调调?
之前模仿他得过火了吗?

想起有个故事,有个人看到别国的人走路的姿态很好看,就去学那国的人走路。
但是不管他怎么学都学不好,最后想要像以前那么走路,却也不会了。
我想我陷入了这样的窘境。
学不到黄执中的感染力,只学到了他的表面。
而且最严重的是迷失了自己。

在辩论场上说话的人,是我吗?
我在用自己的心跟大家说话吗?
我很迷惑。

之前为了让自己说话时感觉比较有信心,就想学学一下那种说话方式。
一开始还真的蛮有效的,站在辩论场上说话有信心了。
然后就越来越依赖这种方式,到最后,我忘了自己。

感觉自己像是披着虎皮的羊,利用一层外衣来虚张声势。
或许到最后我可以全身都被虎皮包着,但我叫的声音,还是羊。
而且,作为羊却不能以羊的样子示人,有什么意义呢?

6 条评论:

  1. wei ...wake up loh...
    haha ... dun too stress ar...
    u r d hope for upm...
    must jiayou loh!!!
    GAMBATEH!!!
    GOOD LUCK!!!
    keke^^

    回复删除
  2. 失眠不是你的习惯吗?
    我相信你的实力咯。。。上吃都给你炸到没得剩了。。
    如果再失眠没事做可以打给我,我念经给你听。。嘻嘻

    回复删除
  3. 我不大知道黄执中的辩风。。
    但是就像我们告诉你的。。
    你的风格要保留,你就很敢的冲。。
    看回去自己第一次的辩带,
    你会发觉,有些改变是你在成长,
    迷失是一定的事,好好加油啦。。
    不要忘记我们是一家人。。有问题可以随时拿出来讲。。
    ^_^

    回复删除
  4. 我蛮喜欢你那天讲话的声音,很好听。
    你很敢讲话,而讲的话也没有不对,有时会让人“ei,原来可以这样”的感觉,我觉得这是优势。

    回复删除
  5. uncle:谢谢啦,你年纪大怕吵醒你的话你会早死 :p
    伟伦/janepeter:谢谢你们,让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人在面对。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