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星期四

或许,你想要的结局,
是我们的互相祝福;
也许,我应该做的事,
是要潇洒的挥挥手。

那样,我看起来应该不会这么狼狈;
那么,一切就只是源自于年少无知。

但若那份记忆发生的原因是年少无知,
我想我到现在还是不够成熟。

我知道,当我把记忆赤裸裸的摊开来,
我们会看到它的丑陋、它的痛楚;
我知道,当有另一人可以执着你的手,
你希望最好它挂着高高的、收得密密的,
然后它就可以变成你可以一笑置之的回忆。

可是,亲爱的,我不能。
我不能在伤口痊愈后当作从来没受伤,
我不能在见不到你后当作你没哭泣过,
因为我找不到除了自己之外,可以迁疚的人。

我的伤,时间治不好。
我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治得好。
我只懂得用文字,来减缓痛楚。
也许,我没有资格减缓痛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