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日星期三

若尝过那毒药
本该学会保护自己
奈何你太美
我忘了还没痊愈的伤口
轻尝一口
那又甜又苦的滋味
从此 理智是昨天的风景

或许是我忘了醉
才会失去伤痛解药
在那细微的
醉与不醉之间
理智和感性之间
你住进了
早被居住的心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