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通常我们的心都不会碎的。
最多,它只是被扭曲了一下。
如果有哪个人曾经让它碎了,
告诉她,请回来捡起碎片。

2011年7月25日星期一

够幸福了






不需要去否认
我生命中你客串过的深刻
微笑    平和
慢慢我    心态调适了
能结伴却各自走着

纵然    苦涩



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我該如何閱讀》里看到了天龙人

好,我们来想象一个画面:

 

你要和一个法国人对话,所以就请来了一位翻译。

法国人每说一句话,这位翻译就要说十句。

因为翻译先生不断地和你解释,刚刚这句法语的典故是什么,刚刚他用了什么双关词,然后可以怎样翻译,然后最后他决定怎么翻译…

一个感觉,晕~

然后,当你开始气这位翻译会不会太专业时,他突然说了一句:

 

“这位法国先生说:他爷爷年轻时候喜欢天龙人。也就是那个one piece的天龙人。”

 

dragon man

 

你会有什么反应?

 


 

以上,就是我看《我该如何阅读》这本书的感受。

 

書封   大是文化  DT0051  《我該如何閱讀》 [640x480]

 

作者是Alan Jacobs,美國伊利诺州惠登学院英文系教授。

 

而译者是林修旭。

这位林先生不懂怎么了,好像怕你看书忘了他这个译者的存在,书里处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注释:

 

作者使用的是“Don’t worry, be happy.”。这口气大概之差没搬出周星驰的电影台词:记得,要笑。

 

disgusting smile

 

“过专”因为行文对比“高专”,将之理解或写为“过度”其实不堪恰当。Hyper attention一语的hyper概念采自“过动症”…

 

不止注释,他的翻译也弄到我看这本书看得很不爽,比如说:

 

阅读教的,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安静久坐,和时间正面对决,“釘孤支”。(什么是“釘孤支”?我想到头也破了。整本书充满这样的外星语言。)

 

但我觉得最绝的是一句:

 

切记伏尔泰笔下威尼斯人的数落:“真是个天龙人!”窘代得喃喃道。“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才!没什么东西上心、取悦得了!”(注释写着:语出《航海王》,天龙国人。)

 

dragon man 2

我想Jacobs教授知道了应该会哭。

 


 

牢骚发完,是时候进入正题了。

 

这本关于阅读的书,里面当然是有很多老生常谈,比如说看书要做记号、看书要专注等等的。

 

但我分享一个我觉得让人耳目一新的看法。

 

作者认为,我们看书,应该往上看。

 

look-up

 

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我们看书,从我们看得明白、看得开心的书开始看。然后才慢慢看这些书作者爱看的书。

 

climbing book pile

 

因为大部分作者,多多少少都会从看过的书得到一些写作了灵感。看作者看过的书,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想法是怎么透过一代一代地传达下去的。

 

这样我们就会对我们现在的爱书,有不一样的了解。

 


 

但我觉得还有另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应该往上看。

 

很多经典,我们直接看的话,会看不懂。而如果我们往上看,透过我们看得懂的书作为一个踏脚石,就可以让我们慢慢读懂经典。

 

所以我们不要觉得那些人看比较简单的书(像《一百个经济学理论》、《于丹论语心得》)是一种庸俗的行为。

 

我们都是透过先庸俗,来慢慢培养我们的品位的。

2011年7月18日星期一

《如何訂做一個好老師》by Ken Bain

这本书的原名叫《What the Best College Teachers Do》。它其实算是一份研究的报告,但这份报告被写成一本我这种普通人也看得懂的书,而且也获得了2004年哈佛大学的教育与社会年度好书奖。

 

what best college teachers do

(封面对我来说是个败笔,说不定出版社的想法是想吸引小学老师吧。)

 

作者透过探访来自四十种不同的学科领域,分布于人文、社会科学及自然理工可惜的对象,试图阐述杰出教师的集体及个别故事。此外,作者也是有引述一些其他研究,作为那些阐述的支撑。

 

书本分成六个部分:

  1. 好老师所认知的“学习”
  2. 好老师如何准备教学?
  3. 好老师对学生有什么期待?
  4. 好老师如何引导课程进行?
  5. 好老师如何对待学生?
  6. 好老师如何评估学生和自己?

 

我觉得这本书不止适合老师读,而且对于任何想要进行任何教育活动的人(比如说,教辩论?),这本书都可以有很大的启发。

 


 

我觉得这本书最重要的一个说法,就是作者认为,只有在学习确实发生时,教育才算出现。

 

其实这和我们一般上认知的教育有点不同。我们一般上所认知的教育,比较像是知识上的传递。也就是说,我们认为只要我们透过开口说了,或者是透过派发了笔记给学生回去读了,教育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teacher talking time

 

但若我们要超越目前教育制度的不足,我们就必须秉持新的态度,那就是:只有学习确实发生时,教育才算出现。若学习还没发生,那我们的教育工作还没完成。

 

sunzhongsan

 


 

但什么是学习呢?

 

这本书里写着,卓越老师不约而同地,把学习看成是一种建构知识的过程,而不是被动的接受知识。

 

这和我们一般上的想法有些不同。我们一般上的观点,是把人的记忆看成是一座大型的储藏室。所谓的学习,就是把知识存入其中,等需要时再把它取出。我们传统上形容一个人很有学问,用“学富五车”这个成语,就凸显了我们把学习看成是将知识放进头脑里的储藏室。

 

store room

 

相反的,根据卓越老师以及认知心理学的研究,都不约而同地把学习看成是一种建构的过程。我们的学习是透过接受资料,再用这个资料去建构出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construction

 

而我们其实在进入校园前已经建构起一套对世界的认知了。若教育无法让我们这套认知重新整合成各个学科的思考模式,学习就没有产生,教育也根本没有发生过。

 


 

当我们用这样的角度去看教育和学习时,你会发现到,大部分课程的课程目标,都是狗屁。

 

你会发现到,作为一个教育者,我们不只是要深入了解我们要教的是什么,而且要知道我们的学生在进入我们的课室前,已经建立起怎样的认知系统。

 

你会发现到,因材施教,不是一种‘有就很好,但没有也不用紧’的教育态度,它是所有教育者必须秉持的态度。

2011年7月17日星期日

懂得读书和懂得辩论,真的是有相辅相成的效果的。

先说说我是怎么为教补习做准备的。

基本上,知识是有了,可是我缺少的,是经验,以及所谓的教学训练。

 

baby superman

 

所以我准备补习的方式不是找参考书来读,而是,找一些教学指南来读,然后试着在课室里应用。

 


 

满足了说自己私事的自我揭露欲望后,现在开始进入正题。(对,上面那段是没有关系的)

 

现在我最近看的一本教学指南,竟然让我看到读书和辩论之间的关系。

 

这本是华盛顿大学物理学家阿诺.亚伦斯(Arnold B. Arons)写的书,书名叫《A Guide To Introductory Physics Teaching》。

 

a guide to introductory physics teaching

 

我个人觉得这是本每个教物理的老师,甚至是所有科学老师都应该读读一下。

 

因为这本书不是好像大部分那些烂教育指南,只是给出一些不用看你也知道的标准(说话的内容一定要深入浅出,这,谁不懂啊?)

 

kiss

 

或者是一些老掉牙的提升方式(要多练习,嗯,这个建议非常好!我妈妈就从小就是这么教我的)。

 

practice-makes-perfect

 

这本书为每个课题都提出了许多学生常犯的概念上谬误以及要怎么去引导学生去破除这些迷思。

 

但这全都不是我现在要分享的重点。我要分享的只是书里的其中一小部分,但这部分是精华。我在里面发现到了辩论的身影。

 


 

作者认为,任何科学所需要的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包括十种能力:

 

一、研读资料或探索问题时,有意识的提出下列问题:“我知道什么?我如何知道?我为什么接受或相信?证据何在?”

这是在推论时,我们需要不断问自己的问题。

 

二、清楚明白地注意现有资讯的不足。能够发觉某个结论或决定的基础是在于不完整的资讯,并且能够容忍一些含糊和不确定性。

当某人在不检视“我如何知道?我为什么相信?”的问题,单凭信仰而做出判断时,我们能够察觉。

我们都接受,没有无敌的架构。

我们都接受,当逻辑解释不到的部分,我们就用价值。

 

三、区分观察与推论、现象与结论之间的差别。

学长常提醒的,把推论和例子分开,不是没有理由的。

 

四、了解文字只是代表概念的符号,而不是概念本身。

了解到定义新概念时,必须使用之前定义好的词义以及共同经验,避免专技术语的误导(technical jargon)。

我们定义辩题的关键字。

我们谴责概念上的模糊。

 

五、在推理过程中,探究背后的假设(尤其是隐而不见、未直接说明的假设)。

学习三段论,就是要我们去发觉我们背后的假设是什么。

 

六、从资料、现象或其他证据出发,展开推论;知道什么时候坚实之推论无法成立。这中间包含了许多过程:初等的逻辑推论、统计相关性的推理,以及相关变因是否已经控制好等等。

辩论里,好的推论也是一样。

 

七、进行假设性的演绎推理(hypothetico-deductive reasoning);也就是说,在既定的情况下,应用相关的知识原则与条件,想象该系统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变化,据此抽象地推论出合理的结果。

当我们辩论一个还没实行的政策,但还能够提出损益比,其实我们就是在用假设性的演绎推理。

 

八、区别归纳与演绎推理(inductive and deductive reasoning);也就是说,懂得分辨什么时候论证是从个别例案推向普遍原则,什么时候是由普遍原则推向个别案例。

 

九、检验自己的推理过程与结论,是否符合内在的一致性,进而发展智识上的自我独立。

 

十、对自己的思考与推理培养自我意识。

 


 

辩论有利于求学,真的不是拿来骗人进辩论组的。

 

lie

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示威为什么不是情绪的泄泻?

机缘巧合之下,听几位朋友聊天。

 

就听到这样的说法:

“示威根本是一种没有用的行为。你看埃及那些国家示威后,政府是倒台了。换军政府控制,难道国家就变得更好吗?

“示威感觉好像很爽,人民好像很厉害。但等到他们清醒时,才发觉带来什么样的破坏。所以示威其实只是情绪的泄泻。

“就好象这次709示威,弄到吉隆坡很多企业无法运作,损失了几百万,你不觉得示威根本是建设大于破坏吗?”

 

(或许字眼不是这样的,毕竟我不是记者。但他们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虽然是以偏概全,虽然是现象归纳,虽然,他的数据我觉得是他掰的。但是,我当时想,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

 

但突然想起常听过的一句话:示威保障人民的发言权利,是民主的重要元素。

 

可是仔细想一想,为什么示威就是民主的重要元素?没有解释的话,‘民主’是一个很空洞的字眼。(是的,中国也说他很民主,马克思式的民主。但什么是马克思式的民主?我看温家宝也不会答。)

 

为什么示威值得我们去牺牲一些经济利益?

到底示威是民主的表达还是情绪的泄泻?

 

这些疑问,wikipedia哥哥答不到我,google大叔也好像出现很多没关系的东西。

 

不用紧,我自己想。

 


 

先让我抄抄一下《正义:一场思辨之旅》内的其中一个故事:(图片当然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欧美拉斯是个幸福洋溢、城民同庆同欢的小城,没有国王,没有奴隶,没有广告与股市,也没有原子弹。但是,在欧美拉斯城某栋美丽的公共建筑的地下室,有一个房间,房间有一扇上锁的们,没有窗户。

dark room

 

 

 

 

 

房内坐着一个小孩,是低能儿,营养不良、没人照料,在房里度过悲惨岁月。

 

sad kid

 

 

 

 

 

所有的欧美拉斯人都懂他在那儿…

他们都明白它必须待在那儿…

所有人都清楚一个道理:他们的幸福生活,他们的城市美景,他们之间亲爱和睦的关系,他们孩子的健康…

甚至连他们天地里的风调雨顺、一切全有赖于那孩子受苦受难…

如果将孩子弄出那个悲惨地方,让他重见天日,帮他洗澡,把他喂饱,给他舒适,当然是好事一件。

但只要那么做了,欧美拉斯的一切繁荣、美丽景色、欢乐生活都会化为乌有。这是约定好的条件。

 


 

你觉得,好像欧美拉斯城里的人这么做,对吗?

你觉得,牺牲少部分人(一个小孩)的利益,成全大部分人的利益,是对的吗?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么做是对的。

 

因为功利主义认为,只要幸福最大化,就是好。

 

smiles

 

但我们无法接受。

 

因为我们无法承认,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幸福,是正义的。

 

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受到人道的对待。

 

这,就是所谓的人权主义。

 


 

功利主义教会我们少数服从多数;

 

人权主义教会我们多数尊重少数。

 


 

而我们的民选代表体制,是很容易成为功利主义的傀儡的。

你仔细想一想,多数族群人多,代表这个族群选票多。

民选代表,为了获得更多选票,当然会尽量讨好多数族群。

 

法律的制定,也很有可能变成只有利多数族群。

 

少数族群,变成了欧美拉斯的小孩。

 

orang asli

 


 

我们要怎么避免这多数的霸权?

我们要怎么制约民选体制这个先天的局限?

 

言论自由。

 

free-speech

 

任何人都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被听见的那种言论自由。

 


 

说到这里,我想告诉那些很喜欢叫大家“不要大声叫嚷,应该透过‘正式程序’反映意见”的政客,你错了。

 

言论自由真正的可贵,就在于它可以超脱所谓的‘正式程序’。

 

言论自由可以监督我们的民选体系,但最重要的,它让少数群体的声音被听见。

 

它制约了多数霸权的出现。

 


 

但在现实里,有人说,不代表就会有人听。

 

‘充耳不闻’是人很容易犯的毛病。

 

所以我们需要用行动代表我们的声音。

 

bersih

 

 


 

但是,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示威是有经济代价的。

而越有影响力的示威,这个代价就越大。

 

因为越多人参与,就代表越多人减少了生产活动。

因为当我们要走上街头,就代表商业活动被阻碍了。

 

但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各位有没有想过,我们是怎样阻止大家犯法呢?

其实是这样的:

第一步、教育。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没有效的话,我们透过执法体制来强制。

 


 

同样的,我们要怎样让大家听见少数的声音?

第一步、透过言论自由发表。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没有效,我们透过示威来让大家不得不听见少数的声音。

 

什么时候人会不得不听你说的话?

当他不听你说完,他就不能够继续他正常生活的时候。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一些代价是必要的。

 


 

是的,示威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地强硬,它要那些不想听你说话的人,必须听你说。(就好象警察执法也是强硬的。)

但和平的示威,不会造成伤亡,只是要求那些不听我们说话的人,应该听我们的声音了。

这一点的强硬,难道不值得吗?

 


 

你问我:

请问示威一定是为了少数族群吗?

那净选盟游行算什么?

 

我说:

示威的通常是为了少数族群,因为在正常的情况,多数族群已经获得了民选体制的保护了。

 

净选盟游行,一个不算少数人支持的运动,让我们看到原来很多人民都很勇敢。

 

263677_217358074967445_144894062213847_504986_8094632_n

 

但这也体现了一件悲哀的现实:

 

我国的民选体制已经堕落到连多数群体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記憶

 

没有了记忆,就不会有痛。

没有了记忆,就没有了人生。

 


 

亲爱的,如果记忆是痛的根源,

那能够选择的话,我是否应该选择失忆?

 

不,

我舍不得那灵魂颤抖的痕迹。

 

于是,在这要记忆又不记忆的矛盾当中,

我发现,

就算真的出现忘情水,

亲爱的,我还是不会喝下去。

 

一切可以用时间冲淡,

可以慢慢学会坦然,

仍然会是我选择的假装。

 


 

亲爱的,

我要怎么告诉你,

我总是会发现自己无端端在重复听你爱的歌。

 

 

 

 

 

我要怎么告诉你,

我不是不再痛,只是习惯让它陪我了。

 

 

 

 

 

我要怎么告诉你,

这一切一切,不是你太难忘记,

是我害怕,忘记了你,

我不知道,我是谁。

 

 


 

你是我的独家记忆,

如果我都把它弄丢了,

就永远找不回了。

 

所以,放心,

我保管得好好的。

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请不要看这本书,太多人有创意,以后我会有很多竞争者。

什么是创意?

 

creative table

 

其实我们会觉得,创意这个东西,好像是天赋的。

有些人就是天生比较多怪想法。我们这些普通人,和‘创意’两个字根本打不上边。

 

exam editted

(我想我错了,是有沾上边的)

 

但其实,我们都比我们想象中有创意。

接下来我要介绍的这本书,是在教我们怎么制造‘创意’。

 


 

why not cover

这本书,我是从一个叫做博特拉大学图书馆的荒岛上找出来的。可是一看作者介绍:一位经济学家(Barry Nalebuff),一位法律系教授(Ian Ayres),写一本关于创意的书?

听起来真的不可思议。但一翻开书,你就发现到内容更加不可思议。

 


 

作者定出一个框架,让我们可以好好利用这个框架去想出新的想法。

简单来说,创新可以来自两个出发点:

1. 为问题找答案。(Problem in Search of Solution)

 

answer the question

 

2. 为答案找问题。(Solution in Search of Problem)

 

the_answer

 


 

1. 为问题找答案

 

其实我们在处理任何事情,都是在为问题找答案。但要怎样找出创新的答案?作者建议我们问自己两个问题:

 

a) 克罗伊斯大帝会怎样做?(What Would Croesus Do?)

 

croesus

 

克罗伊斯大帝是里底亚最后一任皇帝,传说中是最有钱的人。

遇到问题,问:‘克罗伊斯大帝会怎么做?’就是想象,如果不理资源的限制,我们会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好啦好啦,我知道你比较喜欢比尔盖兹,那就用比尔盖兹咯。)

 

虽然我们不会直接找到一个有用的方案,但把这个理想方案整理一下,说不定就会有一个可行的方案了。

 

 

 

 

例子:

我们都知道,常常我们打电话去顾客服务,常常会在线上等了很久都没有人接。(尤其是马来西亚的电讯公司!)浪费了我们很多的时间。

 

customer service

 

而且这对那件企业也是不好,因为只要你打了那个公司的热线,就算他们没有接听,电话公司还是会收他们的钱的。

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

 

 

问:‘克罗伊斯大帝会怎么做?

 

 

他会在那边等吗?显然不会。

他会请一位漂亮的秘书小姐打去,等客服人员接电话了,在拿给他。

 

理想方案找到了。但可行性不大,因为我们没有钱请秘书小姐。

 

等等,可不可以找其他人当我们的秘书小姐?

 

再不然,就由企业的客服人员来当这位秘书小姐?

 

customer service pretty editted.jpg

 

没错,你就留下你的电话号码,然后客服人员就可以在得空时再打给你。效果和请一位秘书差不多。(只是没有美女看)

 

而且企业都可以省钱,何乐而不为呢?(当然除了电话公司之外,所以,各位telekom的用户,死心吧!)

 

 

 

我们看到,试着不考虑资源局限,说不定就可以让我们突破一直以来的思考模式。当然,不是每个问题都可以透过这个问题解决。所以我们还可以问自己第二道问题。

 


 

b) 为什么你感觉不到我的痛?(Why Don’t You Feel My Pain?)

 

feel my pain

 

就是思考,为什么问题制造者还继续做那些事呢?

而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让这些问题制造者受到问题的影响。

 

例子:

车驾越多,就代表发生车祸的可能性就越高。当越多车祸的发生,就代表保险业者的成本就更高。

问题是:少驾车的人和多驾车的人共同分担承担这个被提高的成本。

 

为什么,我们不要让多驾车的人感受到这个更高成本的痛呢?

为什么要让少驾车的人和多驾车的人给一样的保险费呢?

 

所以我们就推出了:以车走过的路程表来计算保险费

 

 

除了透过路程表,还能透过什么方法呢?

还有什么东西,是受驾车的多少影响的呢?

 

 

汽油!

好,直接把保险费加进汽油里吧!

 

 

 

不管是透过路程表还是汽油,我们可以让导致保险费增高的人自己买单,问题解决了!

 


 

2. 为答案找问题

 

有时候,我们是不知道现状是可以改进的。(是的,在推出之前,谁会觉得google这个只是找资料的网站是必需品?)

所以我们需要把创新的出发点反过来:找到了一个解决方案,看能改善什么。而要做到这点,同样的,我们可以问自己两道问题。

 

a) 这个东西在什么地方还有用?(Where Else Would It Work?)

 

binocular

 

简单来说,只是看到一个好方法,然后看这个好方法可以用在什么其他的地方。

 

例子:

SpinPop是一个很好的发明。

 

spin pop

 

什么是Spin Pop?相信大部分人都不懂。

其实Spin Pop是一种会旋转的棒,让小孩子吃棒棒糖时不用转来转去。(恩仪,不要羡慕美国的小孩子。)

 

我们想想看,像这样的东西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用?

除了吃棒棒糖,还有什么时候我们还握着一只棒?

 

很有可能你已经猜到了,就是:牙刷!

 

spinbrush

Spin Brush

 

这个现在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电动牙刷,其实是从棒棒糖得到灵感的!(这两者的发明者都是John Osher)

 

 

再举一个例子,我们都知道飞机里有黑箱,可是为什么汽车就不可以有黑箱呢?

每次车祸,我们都是用单元的‘后面’或‘前面’车来做标准,可是难道不可以是前面车的问题吗?

 

有了黑箱,正义可以得到伸张!

(相信很多曾经被前面的笨车害到的人都非常赞同吧!)

 


 

b) 可以倒反过来用吗?(Would Flipping It Works?)

 

adobe ambigram

 

简单来说,这个就是要我们把事情两面看。

会不会事情反过来,反而是更好的呢?

 

例子:

很多人都想死后捐出自己的内脏,遗爱人间。

 

organ_donation

(这也是可能是另一个理由。)

 

但内脏却一直面对短缺的问题。为什么?

因为很多人没有去做那个手续。(都懂嘛,我们都觉得自己还有很久才死,这么麻烦的东西以后才做~)

而根据国家的法律:

 

‘一个人如果没有签下证书,就代表同意捐出内脏。’

 

可是,如果我们把法律倒转过来呢?

把‘不’拿掉,变成

 

‘一个人如果没有签下证书,就代表同意捐出内脏。’

 

这样会不会变得更好了呢?

 

 

再来多一个例子。

其实企业有一种传销方式,叫做“telemarketing”,就是打电话给你,然后推销产品。

可是这种传销方式令到许多消费者很不满,而且效果也很不好。(想象一下,你在等男朋友电话。突然有电话打来,说:“Satu Malaysia!”,心情真的有够糟的。)

 

najib 1malaysia

 

 

可是为什么那些推销员还乐此不疲呢?因为

 

打得越多通电话,就收越多钱。

 

现在我们试着把这句话某些部分倒转过来,变成

 

打得越少通电话,就收越多钱。

 

这好像没有什么用。(谁会让你做越少,收越多钱呢?)

 

没关系,我们再试别个部分。

 

接得越多通电话,就收越多钱。

 

这…有可能吗?

 

答案是可能的。在美国的确已经有这样的广告公司,让消费者登记成为会员,然后听越多广告,就可以从电话费里扣得越多!

 


 

只需要问自己四个问题,我们就和“创新”有一些关系了!(绝对超出‘课室里的字眼’那种关系)

 

和《The Non-designer’s Design Book》一样,这本书很实用,可以直接用在生活上的各方面。而且这本书告诉我们一个很重要的道理,创意不只是给艺术家/设计师,法律/政策也可以很有创意!

辩论,真的无法证明什么

玩个简单的想象游戏:假设现在你调查朋友的身高,然后开始算出朋友的平均身高。

 

89243380

 

假设你量了1000个朋友的身高,然后算出来平均身高了,比如说,是1.7米。

突然,你发现到你有第1001个朋友。请问你会为了他而再重新量过,在算一次平均身高吗?你觉得影响大吗?

 

duck forget me

 

影响是不大的。所以就算你不去理你那第1001个朋友,对于你的数据还是蛮准确的。

 


 

好。换个问题,现在我们不量身高,现在我们调查收入。

 

calculating income tax

 

同样的,那位很不识时宜的第1001位朋友还是在你算好平均后才出现。请问现在你还要不要重新算过呢?算不算影响大不大?

 

late

 

你可能觉得应该不会。但如果那第1001位朋友是这条友的话呢:

 

bill gates

 

影响大不大?

显然是很大的,因为说不定这条友一个人的收入就多过前面1000个人收入的总和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教训?(统计学家不要和有钱人做朋友?)

其实这个故事要告诉我们的是,数据分两种:

  1. 差不多数据。这种数据之间的差别不大,所以个案的影响力很小。譬如说:身高、体重、身体内的脂肪指数、寿命等。
  2. 极端数据。这种数据之间的差距可以很大,个案的影响力很大。譬如说:收入、知名度等。

但我们要怎样证明那些是属于第一种数据,那些是第二种数据呢?

答案:我们永远无法证明那一些数据是差不多数据,我们只能知道,一旦确认是极端数据,就一定不是差不多数据。(如果突然发现在亚马逊森林里发现人类的高度会有一公里高,身高就是极端数据了)。

 


 

同样的,我相信,我们永远无法透过辩论来证明所谓的真理。我们只能透过辩论来确认,什么不是真理。

 

因为辩士说的话没被反驳不一定对,要看对手的素质。

kid fight

 

 

但如果被反驳得无法自圆其说,那个论调就一定有问题。

speechless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时现在没有人可以说你错,不代表你就是对。

因为人类今天的智慧,还是有局限的。(是的,连超人都不会飞,普通人的我们还可以怎样?)

 

jay superman

 


 

所以你发现到了吗?

我们一直都想在辩论里证明什么(也这么要求着对方)。

 

Prove It

 

但其实我们真的无法证明什么。

我们能做的,只是证伪

2011年7月5日星期二

《The Non-Designer’s Design Book》,by Robin Williams

其实,从小我们都觉得,设计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
designer
但什么是设计?
其实设计有两个意思:
  1. 决定一件事物的架构,比如说汽车的架构,电脑软件的架构,甚至法律的架构,这些都可以被称为设计。
  2. 把物品的外表整理,让它在视觉上更吸引人。
接下来我要介绍的这本书,是关于第二种设计。

non-designers-design-book
这本书,中文译名是《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
顾名思义,这是连你伯伯都看得懂的书。
是一本看了连你伯伯都会变成半个设计师的书。



这本书告诉大家一件很重要的事:设计师和普通人最大的差别,不是他们很厉害画画,而是在于他们懂得怎么看。
什么是懂得看呢?就是懂什么样的东西是吸引人的,什么样的东西别人不会去看。

observe and report

如果创造必须要‘thinking outside the box’,那么我们就必须先学会这个'box’是什么。
child in box



作者归纳出四个最重要的设计的规则(当然,这四个规则是可以不理的,反正你的东西丑又不关我的事):
1. Proximity(相似)
当几个东西很相似/有共同点/同样类型时,就应该把它们放在一起。必须清楚的让看的人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看,什么地方结束。
物以类聚
 
基本目的
这个规则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整齐
 
例子
image
看这个名片,你是不是左右上下重复地看,确保你没有看漏东西?
这个名片的问题就是他所有的元素之间好像都没有联系。你不知道要从哪里开始看,到哪里结束。
 
 
 
 
 
但是,若我用相似的角度去分析,并且把同样的元素放在一起时,你就会看到:
image
看到了吧,只是要用一个简单的规则分析,就可以把这张名片变得更容易读了。
 
 
好,我们再看另一个例子。
image
看起来很沉闷,而且也很难找到内容。然后,我们变变变~
 
 
 
 
 
 
image
看,当我只是把内容用相似的角度去分析,我就可以把整个海报弄得整齐又容易看得明白。
 

 
2. Alignment(排列)
在一个设计里,所有元素的位置都不是随便放的。所有元素都必须和其他的元素有一些视觉上的联系。
一体性是非常重要的。就算表面上那些元素看起来没有连接,但是从某个角度来看,他们一定会有些联系的。
alignment duck
 
基本目的
让所有元素看起来是有联系的,才会有整体性。
 
方法
必须对元素的位置下心思。就算所有元素之间的距离都很远,但是任何一个元素都必须至少和另一个元素之间有联系。
 
例子
image
这是一个普通的宣传单。感觉上所有资料都有,但是非常可惜的,非常没有整体性。
 
 
 
 
然后,让我把它整理一下,让所有的元素之间都有联系。你就会看到:
image
大家可以看到,其实右边的边界的所有字,很明显的形成了一条线。而节目(课题探讨、冷知识、辩带分享)的右边和标题(“第一次例常活动”)的右边形成了一条线。这让整个画面看起来更整齐,也更有整体性了。
 
 
PROXIMITY那个部分的海报,也是有借助排列的角度分析,才能够创造出这么大的影响。
 
 
 
顺便提一下,通常人在放字眼的时候很喜欢把它放成向中对齐(middle-aligned),但其实你会发现到,向中对齐其实很不好看,因为你不能够清楚的看到形成的一条线。虽然它可以给你一种比较正式的感觉(也比较沉闷、无聊),但是你觉得宣传单比较在乎好看,还是正式呢?也不是说你不可以向中对齐,但永远要记得,你向中对齐绝对是有目的性的,而不是一种习惯性的行为。下次,试一下向左/向右对齐吧。(left- or right-aligned)
 

 
3. Repetition(重复)
重复一个元素,就可以把整个设计变成一体。重复在一页式的设计是很有用的,在多页式/多媒介的设计呢,它是重要的。
matrix clones
 
方法
重复,就是保持。你要做的,就是把这个保持的范畴推得更广。是不是所有一样层次字都是一样的大小?是不是所有同样层次的字类型都一样?
接着,你要做的就是试着增加一些可重复元素。所谓可重复元素,就是它存在的目的只是为了重复。把可重复性元素放进你的设计里,就可以创造有整体性又有趣的设计了。
 
例子
image      image
以上是一个以宣传团圆饭为蓝本的设计。在这个设计里,可重复元素就是那个圆形的图案。透过把那个图案贯穿海报和宣传单,我让看的人一眼就知道他们是来自同一个活动。此外,你会发现到,标题的字型、“团圆”两字的字型以及其他细节的字型,我都把它们保持一样。
 

 
4. Contrast(对比)
对比可以吸引我们的眼睛。若你把两个不同的元素放在同一个画面,这两个元素不可以只是有点不同——你必须把它们弄得很不同,才能够创造出有效的对比。
contrast duck
 
基本目的
第一,可以吸引人。一个更吸引人的海报/宣传单当然就可以把信息传给更多人。
第二,清晰的表达。因为你把重点强烈的显露出来,看的人一眼就知道什么是标题、细节等等。
 
方法
用线的粗细、颜色、形状、大小、以及空间的排列等等来创造对比。最重要的是,这些对比必须非常强烈
 
例子
image
这个海报,不但向中对齐,而且也缺乏相似重复的特质。这个海报基本上可以说没有对比出重点。
其实,其实设计者有试着对照出重点,但他太胆小了,那些对比不够明显。
 
 
 
 
 
 
image
调整字眼的大小、颜色、增加一些线条来分割不同层次的内容,你就开始达到以上海报的效果了!记得记得,若你要凸显两个元素之间的不同,你就必须把它们弄到非常不同!
 


作者很体贴,还教我们用一个口诀怎么记得这四个规则:
C.R.A.P!

虽然我把书的大部分重点都列出来了,但我还是建议你自己去看这本书,因为到底这四个规则怎么用,书本上有更多更好的例子。
虽然我的大学图书馆挖出这本书的,但你也不用跑来我的大学拿,因为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很伟大的设计:网际网络。去
http://ishare.iask.sina.com.cn/f/10956486.html
(新浪共享)
下载下来吧!


P/S: 这个Robin Williams不是演戏那个,她是女的。给你看一下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