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日星期六

懂得爱己,才会爱人(一)

这个敦辩的初赛题,说真的,一开始还让我不懂要怎么辩。


因为说真的,‘爱’这个字眼,被人滥用到没有一个定义是能够符合所有用法。


看看以下被用到烂的剧情:
男人说:我爱你。
女人说:你爱的不是我,你爱的是爱情。
男人说:我每天都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不是爱你?
女人说:是,你对我很好,可是那是因为守护你的爱情观。
男人说:我的爱情观就是对你好,对你好就是我爱你啊。
女人说:亲爱的,这不叫爱。

这两个人一来一回的对答当中,你会发现到,两个人好像在自说自话,而且竟然又听起来都很合理。那个女的可以不说什么叫做爱,就在那边说别人的方式‘不叫作爱’,而我们竟然会觉得那句话没有什么问题。


爱的定义太多,多到甚至有些是互相矛盾的。这也让那位叫做刘墉的先生可以掰出一本《爱为什么总矛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回到正题。
幸好,除了‘爱’这个很玄的名词,幸好辩题里还有一个动词,‘懂得’。


‘懂得’是一个很好控制的字眼,因为当对方的诠释不符合你的定义时,你就可以很爽快的说:“对方辩友~~~~那、根、本、就、不、叫、作、懂、得、爱!”(想象一下,一位艺术家看了另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后,可以只说一句:“你根本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艺术。”就可以让人觉得很厉害,嗯,就是这种感觉。)


所以我们要做的,是找到一个很具体,不虚无缥缈的爱的定义,但,要用什么定义呢?(难道要用恩仪对伟伦说的:爱是深深的喜欢?)


幸好,生命会自己寻找出路,辩手会自己寻找网路,我找到了两本有关的书—— 《The Art Of Loving》和《The Road Less Travelled》。(第一本去新浪共享下载下来,第二本我之前买了,当时还没看。)


读完这两本书,归纳出一个好定义了,对辩题的了解更深,我对‘爱’的看法,也改变了。
(待续…)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