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辩论,真的无法证明什么

玩个简单的想象游戏:假设现在你调查朋友的身高,然后开始算出朋友的平均身高。

 

89243380

 

假设你量了1000个朋友的身高,然后算出来平均身高了,比如说,是1.7米。

突然,你发现到你有第1001个朋友。请问你会为了他而再重新量过,在算一次平均身高吗?你觉得影响大吗?

 

duck forget me

 

影响是不大的。所以就算你不去理你那第1001个朋友,对于你的数据还是蛮准确的。

 


 

好。换个问题,现在我们不量身高,现在我们调查收入。

 

calculating income tax

 

同样的,那位很不识时宜的第1001位朋友还是在你算好平均后才出现。请问现在你还要不要重新算过呢?算不算影响大不大?

 

late

 

你可能觉得应该不会。但如果那第1001位朋友是这条友的话呢:

 

bill gates

 

影响大不大?

显然是很大的,因为说不定这条友一个人的收入就多过前面1000个人收入的总和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教训?(统计学家不要和有钱人做朋友?)

其实这个故事要告诉我们的是,数据分两种:

  1. 差不多数据。这种数据之间的差别不大,所以个案的影响力很小。譬如说:身高、体重、身体内的脂肪指数、寿命等。
  2. 极端数据。这种数据之间的差距可以很大,个案的影响力很大。譬如说:收入、知名度等。

但我们要怎样证明那些是属于第一种数据,那些是第二种数据呢?

答案:我们永远无法证明那一些数据是差不多数据,我们只能知道,一旦确认是极端数据,就一定不是差不多数据。(如果突然发现在亚马逊森林里发现人类的高度会有一公里高,身高就是极端数据了)。

 


 

同样的,我相信,我们永远无法透过辩论来证明所谓的真理。我们只能透过辩论来确认,什么不是真理。

 

因为辩士说的话没被反驳不一定对,要看对手的素质。

kid fight

 

 

但如果被反驳得无法自圆其说,那个论调就一定有问题。

speechless

 

而且最重要的是,有时现在没有人可以说你错,不代表你就是对。

因为人类今天的智慧,还是有局限的。(是的,连超人都不会飞,普通人的我们还可以怎样?)

 

jay superman

 


 

所以你发现到了吗?

我们一直都想在辩论里证明什么(也这么要求着对方)。

 

Prove It

 

但其实我们真的无法证明什么。

我们能做的,只是证伪

6 条评论:

  1. 嗯~更多时候,我辩论是自己找出我自己最相信的那个说法。即便别人没有要求我去prove it, 我也会有种使命去prove it。因为,这是我们辩士对观众,对社会的责任。而我相信,数据这类型‘死’的东西,是看我们套上了那种价值观,那种角度去诠释。辩论除非辩的是真理题,即便是政策题也好,都只是告诉我们,事情的两面性,如此一来,我们做事情不会武断,不会像纯木牛马,懂得聆听另外一方的声音,所以我说过,辩论是一种态度。呵呵……我想,我是‘剑宗’的。哈哈~~

    回复删除
  2. prove it, 也是博大辩论组辩论的核心精神之一,虽然他‘难’但是,这便是我们进步的方向。共勉!

    回复删除
  3. 其实如果把辩论看成是一种哲学上的交锋,的确,我们可以试着去诠释所有的例子。可是双方都无法证明到什么。
    但如果把辩论看成是一种想要得到一些结论的活动(类似科学),我们就真的只能证伪了。
    其实我也是觉得,对于辩论意义的两种看法,也就产生了所谓的剑气两宗。

    回复删除
  4. 是两个辩论的派系。

    我的总结是这样的:
    1. 剑宗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一定对的事,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所以剑宗会注重在讲法。
    2. 气宗是觉得,这个世界是存在事实的,因此他们倾向于看很多资料再总结。

    为什么叫剑宗气宗?
    因为在金庸的《笑傲江湖》里,剑宗代表的是很容易变得厉害的派别;气宗代表的是很难变厉害,但一变厉害剑宗就输定了。
    用剑宗气宗象征着这两种辩论方式的效果。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