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1日星期一

示威为什么不是情绪的泄泻?

机缘巧合之下,听几位朋友聊天。

 

就听到这样的说法:

“示威根本是一种没有用的行为。你看埃及那些国家示威后,政府是倒台了。换军政府控制,难道国家就变得更好吗?

“示威感觉好像很爽,人民好像很厉害。但等到他们清醒时,才发觉带来什么样的破坏。所以示威其实只是情绪的泄泻。

“就好象这次709示威,弄到吉隆坡很多企业无法运作,损失了几百万,你不觉得示威根本是建设大于破坏吗?”

 

(或许字眼不是这样的,毕竟我不是记者。但他们说的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虽然是以偏概全,虽然是现象归纳,虽然,他的数据我觉得是他掰的。但是,我当时想,听起来还蛮有道理的。

 

但突然想起常听过的一句话:示威保障人民的发言权利,是民主的重要元素。

 

可是仔细想一想,为什么示威就是民主的重要元素?没有解释的话,‘民主’是一个很空洞的字眼。(是的,中国也说他很民主,马克思式的民主。但什么是马克思式的民主?我看温家宝也不会答。)

 

为什么示威值得我们去牺牲一些经济利益?

到底示威是民主的表达还是情绪的泄泻?

 

这些疑问,wikipedia哥哥答不到我,google大叔也好像出现很多没关系的东西。

 

不用紧,我自己想。

 


 

先让我抄抄一下《正义:一场思辨之旅》内的其中一个故事:(图片当然是我自己加上去的)

 

欧美拉斯是个幸福洋溢、城民同庆同欢的小城,没有国王,没有奴隶,没有广告与股市,也没有原子弹。但是,在欧美拉斯城某栋美丽的公共建筑的地下室,有一个房间,房间有一扇上锁的们,没有窗户。

dark room

 

 

 

 

 

房内坐着一个小孩,是低能儿,营养不良、没人照料,在房里度过悲惨岁月。

 

sad kid

 

 

 

 

 

所有的欧美拉斯人都懂他在那儿…

他们都明白它必须待在那儿…

所有人都清楚一个道理:他们的幸福生活,他们的城市美景,他们之间亲爱和睦的关系,他们孩子的健康…

甚至连他们天地里的风调雨顺、一切全有赖于那孩子受苦受难…

如果将孩子弄出那个悲惨地方,让他重见天日,帮他洗澡,把他喂饱,给他舒适,当然是好事一件。

但只要那么做了,欧美拉斯的一切繁荣、美丽景色、欢乐生活都会化为乌有。这是约定好的条件。

 


 

你觉得,好像欧美拉斯城里的人这么做,对吗?

你觉得,牺牲少部分人(一个小孩)的利益,成全大部分人的利益,是对的吗?

 


 

从功利主义的角度来看,这么做是对的。

 

因为功利主义认为,只要幸福最大化,就是好。

 

smiles

 

但我们无法接受。

 

因为我们无法承认,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幸福,是正义的。

 

因为我们相信,每个人都应该受到人道的对待。

 

这,就是所谓的人权主义。

 


 

功利主义教会我们少数服从多数;

 

人权主义教会我们多数尊重少数。

 


 

而我们的民选代表体制,是很容易成为功利主义的傀儡的。

你仔细想一想,多数族群人多,代表这个族群选票多。

民选代表,为了获得更多选票,当然会尽量讨好多数族群。

 

法律的制定,也很有可能变成只有利多数族群。

 

少数族群,变成了欧美拉斯的小孩。

 

orang asli

 


 

我们要怎么避免这多数的霸权?

我们要怎么制约民选体制这个先天的局限?

 

言论自由。

 

free-speech

 

任何人都可以畅所欲言,可以被听见的那种言论自由。

 


 

说到这里,我想告诉那些很喜欢叫大家“不要大声叫嚷,应该透过‘正式程序’反映意见”的政客,你错了。

 

言论自由真正的可贵,就在于它可以超脱所谓的‘正式程序’。

 

言论自由可以监督我们的民选体系,但最重要的,它让少数群体的声音被听见。

 

它制约了多数霸权的出现。

 


 

但在现实里,有人说,不代表就会有人听。

 

‘充耳不闻’是人很容易犯的毛病。

 

所以我们需要用行动代表我们的声音。

 

bersih

 

 


 

但是,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示威是有经济代价的。

而越有影响力的示威,这个代价就越大。

 

因为越多人参与,就代表越多人减少了生产活动。

因为当我们要走上街头,就代表商业活动被阻碍了。

 

但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各位有没有想过,我们是怎样阻止大家犯法呢?

其实是这样的:

第一步、教育。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没有效的话,我们透过执法体制来强制。

 


 

同样的,我们要怎样让大家听见少数的声音?

第一步、透过言论自由发表。

第二步、如果第一步没有效,我们透过示威来让大家不得不听见少数的声音。

 

什么时候人会不得不听你说的话?

当他不听你说完,他就不能够继续他正常生活的时候。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一些代价是必要的。

 


 

是的,示威就是有那么一点点地强硬,它要那些不想听你说话的人,必须听你说。(就好象警察执法也是强硬的。)

但和平的示威,不会造成伤亡,只是要求那些不听我们说话的人,应该听我们的声音了。

这一点的强硬,难道不值得吗?

 


 

你问我:

请问示威一定是为了少数族群吗?

那净选盟游行算什么?

 

我说:

示威的通常是为了少数族群,因为在正常的情况,多数族群已经获得了民选体制的保护了。

 

净选盟游行,一个不算少数人支持的运动,让我们看到原来很多人民都很勇敢。

 

263677_217358074967445_144894062213847_504986_8094632_n

 

但这也体现了一件悲哀的现实:

 

我国的民选体制已经堕落到连多数群体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1 条评论:

  1. 很扎实很有道理的一篇文章^^
    我认同你说我们的体制很有问题,但是就算是改变了体制,其实那也不能保障我们的权益。
    因为缺乏监督,政客就可依自己的喜欢,一步一步的破坏原有的良性制度,最好的几个例子就是法国大革命和伊朗革命。

    这个国家以其说是制度的问题,倒不如说是监督的问题。
    即使13届大选换了政府,没有更多的人出来监督,我们的社会是不会有任何改变的。

    民主在东方之所以会水土不服,就是因为我们骨子里没有民主的细胞。
    民主在美国可以235年屹立不倒,就是因为打从美国独立战争结束,民主的细胞就透过教育被植进他们的骨子里了。
    (即使现今在反恐和资本主义面前遭到削弱,但那也只会是暂时的。)
    没有意识到民主的重要性,人就不会采取行动去捍卫它。监督就是一种行动。

    一个国家要良好发展需要良好的制度;要保障良好的制度就需要有人民足够的监督;要让人民去监督,就只有透过教育去灌输人们民主的方式与重要性。

    民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P/S:想回覆你的文章,一写就停不了,哈哈~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