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7日星期日

懂得读书和懂得辩论,真的是有相辅相成的效果的。

先说说我是怎么为教补习做准备的。

基本上,知识是有了,可是我缺少的,是经验,以及所谓的教学训练。

 

baby superman

 

所以我准备补习的方式不是找参考书来读,而是,找一些教学指南来读,然后试着在课室里应用。

 


 

满足了说自己私事的自我揭露欲望后,现在开始进入正题。(对,上面那段是没有关系的)

 

现在我最近看的一本教学指南,竟然让我看到读书和辩论之间的关系。

 

这本是华盛顿大学物理学家阿诺.亚伦斯(Arnold B. Arons)写的书,书名叫《A Guide To Introductory Physics Teaching》。

 

a guide to introductory physics teaching

 

我个人觉得这是本每个教物理的老师,甚至是所有科学老师都应该读读一下。

 

因为这本书不是好像大部分那些烂教育指南,只是给出一些不用看你也知道的标准(说话的内容一定要深入浅出,这,谁不懂啊?)

 

kiss

 

或者是一些老掉牙的提升方式(要多练习,嗯,这个建议非常好!我妈妈就从小就是这么教我的)。

 

practice-makes-perfect

 

这本书为每个课题都提出了许多学生常犯的概念上谬误以及要怎么去引导学生去破除这些迷思。

 

但这全都不是我现在要分享的重点。我要分享的只是书里的其中一小部分,但这部分是精华。我在里面发现到了辩论的身影。

 


 

作者认为,任何科学所需要的批判思考(critical thinking)包括十种能力:

 

一、研读资料或探索问题时,有意识的提出下列问题:“我知道什么?我如何知道?我为什么接受或相信?证据何在?”

这是在推论时,我们需要不断问自己的问题。

 

二、清楚明白地注意现有资讯的不足。能够发觉某个结论或决定的基础是在于不完整的资讯,并且能够容忍一些含糊和不确定性。

当某人在不检视“我如何知道?我为什么相信?”的问题,单凭信仰而做出判断时,我们能够察觉。

我们都接受,没有无敌的架构。

我们都接受,当逻辑解释不到的部分,我们就用价值。

 

三、区分观察与推论、现象与结论之间的差别。

学长常提醒的,把推论和例子分开,不是没有理由的。

 

四、了解文字只是代表概念的符号,而不是概念本身。

了解到定义新概念时,必须使用之前定义好的词义以及共同经验,避免专技术语的误导(technical jargon)。

我们定义辩题的关键字。

我们谴责概念上的模糊。

 

五、在推理过程中,探究背后的假设(尤其是隐而不见、未直接说明的假设)。

学习三段论,就是要我们去发觉我们背后的假设是什么。

 

六、从资料、现象或其他证据出发,展开推论;知道什么时候坚实之推论无法成立。这中间包含了许多过程:初等的逻辑推论、统计相关性的推理,以及相关变因是否已经控制好等等。

辩论里,好的推论也是一样。

 

七、进行假设性的演绎推理(hypothetico-deductive reasoning);也就是说,在既定的情况下,应用相关的知识原则与条件,想象该系统中可能出现的各种变化,据此抽象地推论出合理的结果。

当我们辩论一个还没实行的政策,但还能够提出损益比,其实我们就是在用假设性的演绎推理。

 

八、区别归纳与演绎推理(inductive and deductive reasoning);也就是说,懂得分辨什么时候论证是从个别例案推向普遍原则,什么时候是由普遍原则推向个别案例。

 

九、检验自己的推理过程与结论,是否符合内在的一致性,进而发展智识上的自我独立。

 

十、对自己的思考与推理培养自我意识。

 


 

辩论有利于求学,真的不是拿来骗人进辩论组的。

 

lie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