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

《我該如何閱讀》里看到了天龙人

好,我们来想象一个画面:

 

你要和一个法国人对话,所以就请来了一位翻译。

法国人每说一句话,这位翻译就要说十句。

因为翻译先生不断地和你解释,刚刚这句法语的典故是什么,刚刚他用了什么双关词,然后可以怎样翻译,然后最后他决定怎么翻译…

一个感觉,晕~

然后,当你开始气这位翻译会不会太专业时,他突然说了一句:

 

“这位法国先生说:他爷爷年轻时候喜欢天龙人。也就是那个one piece的天龙人。”

 

dragon man

 

你会有什么反应?

 


 

以上,就是我看《我该如何阅读》这本书的感受。

 

書封   大是文化  DT0051  《我該如何閱讀》 [640x480]

 

作者是Alan Jacobs,美國伊利诺州惠登学院英文系教授。

 

而译者是林修旭。

这位林先生不懂怎么了,好像怕你看书忘了他这个译者的存在,书里处处可以看到这样的注释:

 

作者使用的是“Don’t worry, be happy.”。这口气大概之差没搬出周星驰的电影台词:记得,要笑。

 

disgusting smile

 

“过专”因为行文对比“高专”,将之理解或写为“过度”其实不堪恰当。Hyper attention一语的hyper概念采自“过动症”…

 

不止注释,他的翻译也弄到我看这本书看得很不爽,比如说:

 

阅读教的,第一件、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是安静久坐,和时间正面对决,“釘孤支”。(什么是“釘孤支”?我想到头也破了。整本书充满这样的外星语言。)

 

但我觉得最绝的是一句:

 

切记伏尔泰笔下威尼斯人的数落:“真是个天龙人!”窘代得喃喃道。“真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天才!没什么东西上心、取悦得了!”(注释写着:语出《航海王》,天龙国人。)

 

dragon man 2

我想Jacobs教授知道了应该会哭。

 


 

牢骚发完,是时候进入正题了。

 

这本关于阅读的书,里面当然是有很多老生常谈,比如说看书要做记号、看书要专注等等的。

 

但我分享一个我觉得让人耳目一新的看法。

 

作者认为,我们看书,应该往上看。

 

look-up

 

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说,我们看书,从我们看得明白、看得开心的书开始看。然后才慢慢看这些书作者爱看的书。

 

climbing book pile

 

因为大部分作者,多多少少都会从看过的书得到一些写作了灵感。看作者看过的书,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想法是怎么透过一代一代地传达下去的。

 

这样我们就会对我们现在的爱书,有不一样的了解。

 


 

但我觉得还有另一个理由,为什么我们应该往上看。

 

很多经典,我们直接看的话,会看不懂。而如果我们往上看,透过我们看得懂的书作为一个踏脚石,就可以让我们慢慢读懂经典。

 

所以我们不要觉得那些人看比较简单的书(像《一百个经济学理论》、《于丹论语心得》)是一种庸俗的行为。

 

我们都是透过先庸俗,来慢慢培养我们的品位的。

1 条评论:

  1. 現在回復好像有些過時,只是想替作者解釋一下,很多您看不懂,像您舉的這兩個例子,可能是因為譯者是臺灣人,都是臺語的表達。(雖然作者的確翻得沒有特別好)- -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