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21日星期五

大学的拍档 —— 小祥

我很讨厌看台语戏。

因为对我来说,台语感觉很像福建话,而福建话对我来说,是一种很不浪漫的方言。

怎么说呢?

举个例子,用华语说的“我爱你”,在福建话变成“哇、唉、日”。听起来很不搭调。




什么?你还是听不出为什么福建话很不浪漫?

那,好吧。其实我就是纯粹觉得福建话很不浪漫,个人主观意见,没有理由的。



这篇文章,要献给我大学的拍档——小祥。


(我已经尽力了,这是我找得到的照片里最... 丑的了)


为什么我不用‘好朋友’这个字眼,而是用‘拍档’呢?

因为其实,在跟他当了四年的系友、四年的辩论队友、以及两年的室友之后,到今天为止,我还是没有跟他说过什么感性的话。

对我来说,跟小祥说一些感性的话,跟用福建话说‘我爱你’一样,想象起来都觉得很不搭调,更何况要说出口。

而好朋友对我来说,是一种很感性的关系。大家会在一起感叹就要分开了,会一起emo,会说一些自己心底的话。

所以,小祥并不归类在我的“好朋友”的概念底下。



可是,小祥却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拍档。

什么是拍档?

简单来说,就是他和你的性格和价值观,刚好可以形成一种化学作用,让你成长。

拍档,就是刚好可以互补你的不足,让你获得你一直缺乏的东西。

而我觉得,小祥的性格刚好跟我的性格不太一样,而这正让我学到了许多。

我是理想主义派,小祥是务实主义派。
以前一开始当组长,我想问题总是只考虑什么决定对组织最好的。
可是小祥却点出做决定也要从大家的意愿来看,要给大家方便,不然的话到最后也是没有人去做。
这种用比较现实角度去考量问题的角度,让我现在看事情的角度可以更完整。

我有一种懒惰的乐观,小祥有一种怕死的谨慎。
以前做事情,总是做了一些计划后,就认为事情应该就有如我预期的一样发展。
好听起来叫乐观,难听就叫懒惰做准备了。
而小祥却是那种很喜欢把问题想成最差的情况,然后继续做准备的人。
最简单的例子,就是就算他把考试的范围读完了,只要还有时间,他还是会复习一下。
他这种干劲,开玩笑的时候我会称之为“怕死”。
不过,却是因为他这种谨慎,让我在许多次放下书准备不读后,又拿起来读,最后的确让我成绩变得比较好。
也是因为他这种谨慎,让我们在筹备辩论的时候,把对方的许多可能都想透了,让我们可以在舞台上变得更轻松。

最重要的,是小祥让我亲身体会到“不一样性格的人,却是一个好团队”的经验。
这,让我开始学会谦卑,打从心里的去尊重跟自己不一样的人。



我想,大学里觉得最幸运的两件事,第一就是参加了辩论组,第二就是遇上了像小祥这样的拍档。因为,以我人生有过很多好朋友,却只有一个拍档的算法来说,拍档应该是很难能可贵的。

很感恩。

P/S:顺便帮他打个广告。如果以后他卖保险,记得找他买。相信我,如果出问题需要claim的时候,他一定会帮你打点得好好的,因为他很...谨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