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一学就会的数据包装法

在一个有名的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从两个盒子之中,选择其中一个盒子里抽出一块石头。若抽到红色的石头将可获奖:
盒子A里有10块石头,其中1块是红色。
盒子B里有100快石头,其中8块是红色。
好了,你会选哪一个盒子?盒子A有10%的几率,盒子B只有8%的几率,所以这个问题很简单吧?

答案是,这个问题其实不简单。在这个实验里,有30-40%的参与者选择了更多红石头的盒子,而不是几率更高的盒子。

为了解释这个现象,心理学家提出一个名词,叫分母忽视效应。也就是说,当人被告知一个事件可以出现的次数之后,人就立刻透过数量去推测事情出现的几率,而不会很直觉性就去寻找事情没有出现的次数。

另外一份研究也发现,人对认为一个”会导致每10,000个人就有1,286个人受感染“的疾病,比”会导致24.14%人口受感染“的疾病来得更危险。

从书里看到这个实验后,就立刻想到在辩论里也可以这样包装数据。




与其“我国有10%的女性都有患上乳癌的危险”,不如“我国每100个女性就有10个女性有患上乳癌的危机”。

与其“辐射导致癌症的几率是0.001%”,不如“每十万个人就有一个人会因为辐射患上癌症”。

当然,这个包装法的缺点,就是要用更多字眼去讲同样的讯息。如果“精、简、短”是你不想妥协的标准,那你当作没看到就好了。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旅行的目的,有两种。

一种叫‘享受’派,另一种叫‘回忆’派。

‘享受’派最注重的,是在旅行当下可以感受休闲带来的轻松感。
‘回忆’派最注重的,是在旅行过后可以感受回忆带来的饱满感。

‘享受’派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啊~~好享受啊~~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回忆’派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啊~~好满足啊~~想不到我去过了这么多的地方,看了这么多的东西。”

‘享受’派的缺点,是如果别人问你做过了什么事,你好像除了‘享受、爽’这些形容词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好说了。
‘回忆’派可以在回来后跟别人天花乱坠,但在旅行的当下,常常会有许多的‘不舒服’,譬如说酸痛的双脚,汗臭的体味。

‘享受’派最理想的旅行地点,是所有活动都集中在一个地方的度假屋。闷了就参加一下被安排的活动,累了就回房间睡觉。
‘回忆’派最理想的旅游方式,是比普通日子吃更多苦的背包旅行。因为对他们来说,越不舒服的经历,回忆起来就越甜美。

简单来说,‘享受’派旅行是为了旅行过程的感受,而‘回忆’派是为了创造旅行的故事。




在旅行这件事上,我是‘享受’派。

但在很多事情上,我是‘回忆’派。
参加辩论组、打辩论,也只是为了,我的大学有故事。




少看了许多连续剧、少玩了许多东西、错过了许多享受,我有了友情的故事、努力的故事、失败的故事。

寻找了好久,我找到了我对于“为什么这么辛苦还要参加辩论组/打辩论?”的终极回答。

2013年7月8日星期一

歉疚

说出去的话,像射出去的箭。

有时候,箭射到箭靶的红心,连我自己过后都默默对自己说过那么好听的话喝彩。

但一不小心,射中另一个人的心,伤了你的心,再内疚,也无法弥补伤害。

你说没事、没什么,但大家心里明白,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多么希望我从来都不会射箭。

2013年7月7日星期日

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

你以为,你已经了解自己了。

你以为,你知道自己到底喜欢的是什么,自己不喜欢的是什么,就是已经了解自己了。

你以为,你知道自己比较擅长的是什么,自己做不好的东西是什么,就是已经了解自己了。

你以为,你以为,你以为。

直到有一天,你发现到,喜好,优缺点,其实只是自己的一部分。

另一部分,就是你所讨厌的”其他人“才会有的特质。

什么特质?

其他人会自以为是,其他人会嫉妒,其他人会喜欢炫耀,其他人会懦弱...
其他人有的许许多多的人性阴暗面。

其实,你都有。

”人是用文明包装的野兽“这句话里的”包装“,原来不止是包装给别人看,也包装给自己看。

等等,你说,哎呀,我都不觉得其他人会自以为是、嫉妒、喜欢炫耀、懦弱啊?

是咯,是我想的太阴暗了。

这整篇文章,其实都很阴暗。

但或许,这世界本来就很阴暗呢?

所以我开始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自己。

我的天。

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分开以后

分开以后,难过是难免的。

难过以后呢?

双方开始比赛,比看谁过得更精彩。

这是我从来没预想到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