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为什么要这么辛苦?

旅行的目的,有两种。

一种叫‘享受’派,另一种叫‘回忆’派。

‘享受’派最注重的,是在旅行当下可以感受休闲带来的轻松感。
‘回忆’派最注重的,是在旅行过后可以感受回忆带来的饱满感。

‘享受’派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啊~~好享受啊~~希望时间停在这一刻~~”
‘回忆’派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啊~~好满足啊~~想不到我去过了这么多的地方,看了这么多的东西。”

‘享受’派的缺点,是如果别人问你做过了什么事,你好像除了‘享受、爽’这些形容词之外,好像也没什么好说了。
‘回忆’派可以在回来后跟别人天花乱坠,但在旅行的当下,常常会有许多的‘不舒服’,譬如说酸痛的双脚,汗臭的体味。

‘享受’派最理想的旅行地点,是所有活动都集中在一个地方的度假屋。闷了就参加一下被安排的活动,累了就回房间睡觉。
‘回忆’派最理想的旅游方式,是比普通日子吃更多苦的背包旅行。因为对他们来说,越不舒服的经历,回忆起来就越甜美。

简单来说,‘享受’派旅行是为了旅行过程的感受,而‘回忆’派是为了创造旅行的故事。




在旅行这件事上,我是‘享受’派。

但在很多事情上,我是‘回忆’派。
参加辩论组、打辩论,也只是为了,我的大学有故事。




少看了许多连续剧、少玩了许多东西、错过了许多享受,我有了友情的故事、努力的故事、失败的故事。

寻找了好久,我找到了我对于“为什么这么辛苦还要参加辩论组/打辩论?”的终极回答。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