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心中的少女

刚从台湾回来。
阴天的天空,阴天的心情,下了一些雨。

下午跑去 IOI City Mall 买生日礼物盒,用来包要送给小表妹 Esther 的生日礼物。

首先跑去吃晚餐。
在台湾玩了两星期,最想念的就是马来西亚的辣食物。
那里连吃快餐都没有辣椒酱,都不懂在台湾有没有天理的。
所以我跑去 Tesco 里面找它的 nasi lemak 吃。
结论是,饿可以让你吃的东西变得更好吃,但久没吃的食物,不好吃的话还是不好吃。

吃饱后可以开始做正经事了。
找了一个小时,发现这里虽然有很多礼品店,但半个礼物盒都没找到。
真奇怪,我还以为现在人越来越注重包装了呢。
最后决定跑去 Borders 买一个美丽的袋子拿来装礼物算了。

在 Borders 看到了笔记本的 Rolls Royce,Moleskine。
一本竟然要300多块,真是天价。
如果有一天我有钱的话,一定要买一本来浪费钱。

Moleskine 我买不起,买了一本小笔记本送给自己。
打算每一天都写一点文字,算是日记的概念。
这次至少要坚持到这本笔记本写完啊啊啊啊啊!
(希望多一点啊可以让这个愿望坚定一点)

除了买了笔记本,也买了一对新的工作裤和V领T恤。
本来想是在UNIQLO买的,但一件裤子它卖150块,有点超贵。
所以我跑去隔壁明显在抄袭它的LOL,想不到还挺便宜的,一对工作裤100有找,是3倍的差别。
买了一模一样的工作裤,以后不用烦裤子怎么配,想衣服就好。

这样买下来,心情竟然变好了一点。
看来我心里也是有个少女,可以用购物来调节心情。
不过这种调节心情还真有点贵。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Obscurus

以前很喜欢做的事情
虽然现在不喜欢了
但偶尔还是会做
纯粹只是回忆
缅怀当时的喜欢
重新沉醉当时的心情

那没来由的喜欢
多么简单
所以纯粹
不像现在的我
复杂得什么都看不见了
就像Fantastic Beast and Where to Find Them里的Obscurus
一团黑色的东西
一种虚无的漂泊

醒目家人奖

凌晨三点,还不睡
没什么睡意,看了一下古阿莫,看了一下书
算了,开电脑算了

最近日子过得还不错
可能过得太好了,大家都说我发福了
但没差
有句话不是说,当天空最黑暗的时候,离天亮也不远了
这代表接下来,我就要瘦了
瘦回前几个月的状态

今年新年过得最自闭
除夕夜和初一都躲在房间工作
但却身边的人却意外的没说什么
怀疑是不是在大家眼中我就是个工作狂
虽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但实在提不起劲颓废

新年发生了一件小插曲
难得和美琪跟我家人一起吃饭
竟然遇到前女友带她男友和她家人一起吃饭
我哥、我姑姑都一直在对我阴笑
大家虽然在那边小声讲,大声笑
但都很配合地不跟我爸讲
不然那老家伙一定会大声的讲
”是咩?!在哪里?“
然后用力地转头去看别人
不敢想象

我哥和我姑姑真聪明
跟那些传说中只会问你几时结婚、爱批评的不识抬举亲戚不一样
不愧是我的家人
要颁个【醒目家人奖】给他们

2017年1月24日星期二

追求

没有追求的目标,比起往追求的目标前进后再迷失自己,何者更让人迷茫?

有时候面对一些人生的问号,总希望是自己以前辩过的辩题。

毕竟捍卫过的立场,总是可以比较坚定。

2017年1月22日星期日

一四一起走

十四的聚会刚结束。

除了最喜欢缺席的台湾女婿,大家都到齐了。

吃个饭,聊聊天,天使与魔鬼。

感恩维良和仁维大老远跑回来聚会,感恩许多在其他地方住的组委回来沙登。
让这个每年的传统还在继续维持。

能够一年年的维持下去,是真的很难得。
就算没什么新意,明年若继续一样的行程,我还是会抽空出席。
不需要兴高采烈,看到大家都安好,足矣。

人越大,发现很多东西想留都留不住。
一年就一天,我希望我们可以留得住。

2017年1月17日星期二

念旧

有句话,叫作喜新厌旧

喜新,就会厌旧

但其实喜新和念旧可以并存

毕竟,喜新和念旧,都是一种对现在不满的一种态度

念旧的人其实没什么好苦情的

比喜新的人高尚不了多少。

功夫熊猫的乌龟老师傅说过

yesterday is history;

tomorrow is mystery;

today is a gift,

that's why it's called present.




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行星的位置

早晨五点半醒来去跑步,跑到3公里时手表没电了。

在公司,计划半天做完的事情,搞到天黑了才做完。

心情像没有穿鞋子踩到新鲜热辣的狗大便。

看来今天行星的位置不利工作。

2017年1月8日星期日

梦想和对象

梦想,和对象是很像的。

没有梦想,和没有对象的心理是很像的。
你心里很在乎,嘴巴上却要以一种开玩笑地方式埋怨自己没有。
心底却是一天比一天焦虑。
似乎你再没有,可能这辈子就不会再有了。

没有梦想,和没有对象的原因是很像的。
自己有兴趣又有把握,还要考虑经济条件。
有兴趣又经济条件好的,自己没有把握。
总爱嫌弃有的选择不够好,自己命运多舛。
然后在等待那个理想的选择出现。
你继续等。

寻找梦想,和寻找对象的方法是很像的。
想要,只是第一步。
你必须用行动去寻找、挖掘。
只要你继续找,总有个会让你感到兴趣。
感兴趣,又是自己能掌握的,就可以是梦想和对象。
其他的考虑,只是能力不足,或勇气不足的问题罢了。

有了梦想,和有了对象的健康心态是一样的。
有了,只是开始。
找到对的,这是你到生命结束才能走完的旅程。
至于目前这个是不是对的那一个,不能想太多。
想太多,就走不下去了。

2017年1月7日星期六

无题

我是挺好为人师的。
教补习教了好几年,虽然说不是很会教(从来没有学生感激因为我他们的成绩进步了),但还是会想继续教。
工作上,就喜欢有人来问我擅长的事方面的意见,让我可以滔滔不绝的说。
有时想,这是我个人的喜好,还是人之常情。

去年,曾一度想辞掉工作跑去Teach For Malaysia当两年的全职老师。
当时想,有些事情年轻不做,就不会再做了。
面试都过关了,只剩下答应,就要签合同了。
当时我的老板拉着了我,给我所要求的工作,所以到过后我才没有去。
现在回想,会后悔吗?
我想是不后悔的。
毕竟,人常常对自己做的选择总会合理化。
对于生活满意度这样主观的标准,总要好好滥用一下来让自己好过一点。

最近越来越没耐性。
是不是男人30的焦虑在作祟?
不懂,我没耐性想。

2017年1月6日星期五

走路

其实,我挺喜欢走路。
所谓的喜欢,并不是说我走着路就会像傻人一样笑,而是只要距离不会太累人,我都会选择走路。
譬如说从我家10楼到楼下,或者是在公司里从3楼办公室上下楼,与其选择等电梯,我都选择走楼梯。

喜欢的原因,基本上就是不喜欢等。
比起被动的等,走路感觉上比较积极。

喜欢的开始,是从中一开始。
由于星期五回教徒祈祷,上午班早放学,下午班迟上课。但学巴又只想载一趟,所以我们下午班学生都会十二点就到学校附近溜达,吃东西,玩游戏王卡,做废材事。
基本上就是13岁版本的TGIF。
但当时的我和几个朋友嫌两小时多还不足够,所以我们十一点就从我们家2公里左右的路,走到汗流浃背,换来多一个小时的颓废时间。
那个时候就发现到走路原来可以这么爽的。

从大学打辩论,到现在工作,每次思考到很烦的时候,我都会起来走走。
好几次走着走着就想到解决方法了。
就算没有解决方法,走路回来感觉上思路会像是刚restart的电脑一样,走得比较顺。

其实你有没有发现到,走路,其实是一个失衡的动作。
身体失衡了往前倾,但只要另一脚踏上去,换个方向失衡,就可以继续前进。
我们的生活也一样,一直想要搞平衡,什么work-life balance,不敢失衡,你就只能原地踏步。
走路,也是可以走出道理的。

看《Me Before You》的小说,看到女主抱怨许多地方都没有斜坡让男主可以方便移动。能够感同身受。
小小的障碍,我们这些四肢健全的人习惯了就这样跨过去,但对男主却是一个需要费劲才能跨过的鸿沟。

我更喜欢走路了。
而且走路会小心看路,不要像男主那样发生意外。
老子没钱可以请美女照顾我到安乐死。

2017年1月5日星期四

如果我有2.7千万,我要干什么?

这几天和同事出去吃饭,其中一位同事有买toto,提起现在奖金有2.7千万,所以大家就开始讨论如果中了的话,要干嘛?

小天说要做生意,因为对他来说2.7千万不够他一辈子花,所以他要继续赚更多个千万。
大敏说立刻拿长假,然后拿100万去旅行一年,过后再打算。
阿德继续不发表意见,反而问我会怎样。

我想了想,没有答案。

旅行?我不喜欢旅行。
乱花?好浪费。
做生意?没有兴趣。
辞职?暂时还喜欢我的工作。
可是如果什么都不做,又好像白白浪费了这份好运。

算了,我发誓我不会去买toto。
连想象都这么烦,真的实现的话一定烦死了。

2017年1月3日星期二

看书的理由

小时候不喜欢看书,觉得一大堆字看得很辛苦,所以就不看了。
我爸介绍我看金庸,当时还呛回说,我才不要像你一样戴眼镜嘞。
中四时候,好朋友借我看刘墉的书,文章一段段的,挺容易看。
那个时候还常常放学后跑去他家借书(顺便可以看一下他可爱的妹妹),然后不知不觉就养成了看书的习惯了。



每次看人在推广阅读的许多好处,老实说我自己不怎么相信。
原因无他,只因为觉得这么多年以来(超过10年,应该可以用这么多年吧?),几乎天天都会看书,但感觉上所谓的好处没有发生在我身上。
除了偶尔可以用“我从书上读过...”来唬人以及乱掰之外,并没有变得更有气质,文笔也不怎么好。
反而,有好几个朋友不怎么看书,但文字却可以让人看了感到感动。

自问,看书没什么好处,我为什么还在花这么多时间来看书?
直接的答案,那纯粹是一种习惯。
这跟吸烟没什么好处还继续吸的烟民一样,不怎么高明的理由。

自我合理化的答案,那是我面对生活疑问的方式。
有些人遇到不懂的问题,会选择以当时有的知识和资讯去分析。
有些人,选择问人。
有些人,选择让问题继续维持是一个问题。
而我,每次有疑问自己想不通,就会选择看书寻找答案。

这种方式实际吗?
不怎么实际,有时候会像是打战时翻《孙子兵法》的窘境。
但我习惯了。

除非有天有人发现看书会致癌,就让我继续这种坏习惯吧。

2017年1月2日星期一

食物的味道

小时候,吃东西是大人拿着一盘饭菜,然后一口一口地喂我。
小孩子很好动,吃饭总会时爬来爬去,一口饭,含在嘴里不吞下。
喂得不耐烦了,大人骂不准含在嘴里,要赶快吞下去。
乖乖的我,乖乖的尽快吞下食物。
慢慢地,吞功大增,吃东西咬两口就可以吞了。
喂饭时间大幅降低,大人开心了。
我的吃饭正常速度,从此是别人的狼吞虎咽。



最近看一本学习烹饪的书。作者说第一步是学习品尝食物的味道。
而学习品尝味道最快的方法,就是把食物放进口里前要嗅。
开始依样葫芦的学,发现真的味道变丰富了。

和美琪分享,她说怪不得你吃东西变慢了,担心以后变成她等我吃完东西。
然后她说了一个故事。
她教授教过,要品尝食物,咬的时候嗅,吞进去后再嗅,这样能够尝到食物不一样的味道。
她问,咬的时候和吞进去怎么嗅?
教授反问,不知道食道和鼻腔相通吗?
她焕然大悟。

我焕然大悟。

然后,我每吃一口东西,放进口里前嗅一下,吞进去后在嗅一下。
除了榴莲味道太霸道,有没有嗅都没差之外,现在我吃东西,味道丰富了许多。

只是,我吃东西的速度变得更慢了,美琪应该后悔跟我分享那个故事。
小时候的吞功训练付诸东流了。

2017年,我想重新写东西

好久没看回这个博客,我想这里可以长树了。

从那天到今天,我经历了什么?

我说不出来。

没有记录,许多心情过了,就真的忘了。

2017年,我想又开始写点东西。为自己,储存一些回忆的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