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8日星期四

自我采访:关于阅读

以下是我在半夜睡不着觉,自我采访的内容。

问:你怎么会想到要自我采访的啊?
答:被人采访是我从小到大一个不好意思讲出来的梦想。毕竟你一定要有一定的成就,别人才会有兴趣采访你,所以“被人采访”可以看成是我有一定的成就。现在自我采访一下,来望梅止渴好了。

问:你还蛮无聊的。
答:关你屁事。你问问题就好。

问:听说你以前是个很喜欢阅读的人,但最近却读得比较少了。你觉得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的改变呢?
答:我想想... 有几个原因吧。
第一,消遣的选项多了。以前求学时,我拿的是只能够玩吃蛇游戏的手机,加上又不能驾车,所以行动范围有限,所以就比较多时间去阅读。开始工作后,买了手机,买了车子,可以消遣的方式多了,就挤掉了以前用来阅读的时间。
第二个原因是精神好的时间少了。开始工作后,常常一醒来就开始准备工作,工作回来后整个人又很累了,就不大想看书了。
最后一个原因,是我对阅读的看法改变了。以前我对阅读有种莫名的崇拜,总觉得只要看书,肯定是比起做其他事情来得对我的成长更好。可是读了好几年,觉得漫无目的的阅读其实很浪费时间,而且无法有系统地拥有那些知识,所以会开始挑着读。

问:那你都挑什么来读啊?
答:这几年我主要都是看关于programming的书,因为对工作有帮助。毕竟IT这一行的知识更新很快,所以需要不断地看书来更新知识。虽然如此,我还是会看有的没的,譬如说最近看了有关刘特佐的《Billion Dollar Whale》,还有有关硅谷公司的《Bad Blood》,还有重看 Antifragile,是那个写 Black Swan 的

问:等等,你这个叫挑着看?
答:呃... 嗯,算了,把刚才第三个原因拿掉。我似乎没有挑着看。我只是少看书了。

问:(翻白眼)那你会不会看不起不喜欢看书的人?会不会觉得他们活得比你颓废?
答:以前会。但我现在不会了,现在我只会同情他们。我觉得那是一种不幸。

问:你觉得有比较好吗?
答:有啊,同情听起来比鄙视好听一点。

问:所以你会觉得你比不看书的人更高一等吗?
答:在看书这个点上,我觉得是的。但我人生也有其他不幸,譬如说我不懂得音乐等等。
或许别人会感到不屑,说我只是自我感觉良好。也许他们是对的,因为我不懂在哪一本书看到,曾经有一个调查,问人们是不是觉得自己是比较有才能的一群,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自己是比大部人来得有才能。原因,是人们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会的东西标签成一种才能。像我这种对于看书很自在的人,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唯有读书高了。

问:你嘴巴上说得好像很谦虚,但你刚刚又再卖弄你读来的东西。
答:哈哈,被发现了。这么说好了,我对阅读的态度是很矛盾的。一方面,我希望我可以大声说阅读很好,但另一方面,我发现到阅读只是让你知道某个你不看书不会知道的概念,但就只是概念而已,想不到除了卖弄还有什么用处。

问:我觉得你只是在扮清高。
答:(瞪眼)下一题。

问:开玩笑而已啦。你觉得影响你最大的书是什么?
答:(翻白眼)这个是问看很少书有钱人的问题。下一题。

问:市面上这么多书,你是怎么选书来看的?
答:文学类的话,基本上都是朋友介绍,或是喜欢的作者才会买。非文学的话,基本上先把中文作者都排除,因为太多东抄西抄、骗吃的书了。英文的,如果喜欢的作者写的话可以直接买,或者喜欢的作者介绍的也可以直接买。如果是逛书店不小心被吸引到的话,就会去amazon搜寻一下review,再决定。

问:哇,你看书很崇洋,你这个汉奸。
答:第一,我说的是实话,你只要问任何一个看比较多书的人都会认同。第二,套用柏杨先生的话,崇洋有什么不好?如果人家真的比较好,崇拜人家不是应该的吗?

问:那么,你喜欢的作者有谁啊?
答:Carl Newport, Adam Grant, Daniel Pink, Chip Heath & Dan Heath, Malcolm Gladwell... 暂时就想到这么多。

问:嗯.... 你的英文名也叫 Malcolm,是因为Malcolm Gladwell的关系吗?
答:时间不早了。我要睡觉了。拜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